1. 首页
  2. 资讯
  3. 行业
  4. 会展
  5. 人物
  6. 生活
  7. 企业
  1. 中国食品报社主办官方网络媒体
首页> 资讯 > 新媒体 > 正文

共享厨房是不是个好生意?外卖给餐饮从业者带来了什么?

2017-09-13 10:09:01 来源:餐饮界 阅读: 收藏

中国食品资讯

【如今在北京开餐饮店,无论是外卖还是堂食,单独开店至少六十平米以上才能申办食品经营许可证。一位经营共享厨房的老板告诉外卖君,“就全国来看,其实北京是要求比较严的,像在深圳,无论多大的店都是可以办证的。”】
两年前,一位踌躇满志的餐饮老板在北京望京某商业中心的商场二楼开了一个主打蒸汽海鲜的餐吧,气势勃勃进军餐饮业。
 
然而因为所在商场经营不善,当时的宏愿就像一个巴掌,每天未能达到预期的客流都如同一记记耳光,惨淡而残酷的经营现状,让他终于在坚持不到一年就关门歇业了。
 
不久之后,外卖的蓬勃兴起又给了他一个灵感:不妨把门店改建成外卖档口,反正自己证、照齐全,还有地儿。
 
于是800平米的门店被改成了33个小档口,面积在9~15平米不等,租金在6000~12000元不等。空调集中开放,费用均摊,水电费另算。
 
万万没想到,在餐饮圈转了一圈之后,他居然变成了月收房租近30万的“包租公”。
 
然而他的故事,可能不是个案……
 
近两年,外卖行业风生水起,一批又一批的创业者不断涌入。
 
做外卖看起来简单,前期投入资金更少,管理较传统餐饮更轻,“低门槛”成为很多想要入场的商家心仪外卖行业的重要原因。
 
然而,看起来的“低门槛”实际并不低。
 
想要做外卖也面临着很多实际的问题,对于“准商户”来说,在入场的第一环节,可能就会被“拦下”。
 
选址难
 
一流商圈,三流位置是很多外卖商户的选址准则。
 
聚集了大量的商场和商务写字楼的商圈是外卖商家眼中的一块肥肉,也是兵家必争之地。如此激烈的竞争下,即便是三流位置也不再是那么轻易就可以拿下的了。
 
尤其在北京,外卖店的选址还要考虑面积上的限制因素。《北京市餐饮业经营规范》提出明确要求,新建餐饮服务场所使用面积不得低于60平方米。
 
但是租下60平方米的场地对于想要刚起步的纯外卖商户来说,一来可能用不着这么大的面积,二来也无疑增加了前期的成本投入。
 
办证“难”
 
营业执照和食品经营许可证的申办需要一定的限制条件。
 
如今在北京开餐饮店,无论是外卖还是堂食,单独开店至少六十平米以上才能申办食品经营许可证。一位经营共享厨房的老板告诉外卖君,“就全国来看,其实北京是要求比较严的,像在深圳,无论多大的店都是可以办证的。”
 
“申办食品经营许可证,还需要经过环评等一系列的流程,这个周期特别不好控制,基本上需要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
 
据一家独立开店的外卖店老板透漏,办证要花钱找关系才好办下来,而他们前前后后花了近十万。
 
独立开店对于初创品牌和小外卖餐饮来说,意味着要投入更多的时间成本和资金成本。商家们控制成本的第一招,往往是在选址上精打细算。
 
一些受到外卖行业冲击的美食城们逐渐被追捧。
 
小赵(化名)7月份在前文提到的餐吧里选了一个档口开店做外卖,算是正式进军餐饮了。
 
“我就想在望京开,但合适的位置很难找。综合算下来这里的性价比还是最高的。”13平方米,近9000块的月租,他认为“还是可以接受的,毕竟北京的房租基本不都是这样嘛?”
 
与餐吧相隔不远的一个美食城同样受到外卖商家的喜爱。
 
因为位于望京商圈,附近3~5公里的范围覆盖很多大型企业和商场,外卖生意的风生水起给了进驻这里的外卖商户足够大的盈利可能。
 
“以前是每到中午,满满当当都是人;现在即使在非高峰时段,美食广场里的外卖提示声也是此起彼伏。”美食广场的工作人员介绍。
 
地理位置优、租金性价比高,除了这些因素,最吸引外卖商家的还当属无需申办营业执照和食品经营许可证。
 
美食城的老板说:“美食城里(的店铺)上线外卖平台都是共用一个‘大照’,我们这有一千多平方米,营业执照、食品经营许可证、消防证照全都齐全。任何一家上线平台用的都是我们提供的证、照。”
 
据了解,美食城和这些外卖厨房是按照食药监规定统一进行装修,且具有正规证、照的场所。

“共享厨房”模式初具规模,受到融资青睐
 
一些声称能够提供“拎包入住”、运营和供应链端服务的品牌共享厨房开始在市场上崭露头角。他们的角色类似于企业孵化器,为一些具备市场潜力的外卖品牌提供从厨房租赁、线上运营到品牌包装的一体化服务,被称为餐饮届的Wework。
 
目前国内共享厨房中,成立最早的吉刻联盟已经在上海核心商圈建立开设了8家。规模最大的熊猫星厨已经在北京11个核心商圈建立了共享厨房,其中6家正式投入运营。
 
共享厨房品牌也先后得到融资。熊猫星厨在2016年10月获得了星河互联千万级Pre-A轮融资,食云集于2017年中获得BAI和启明共同领投千万级美金A轮融资,吉刻联盟在2017年初获得了望湘园、苏河汇、洪晟观通的数百万天使轮投资。
 
然而“保姆式”一体化的服务并不是被所有人喜欢和认同:
 
“像外卖初创品牌本身资金有限,对这种全案策划和整体代运营的需求不高,一些小店铺的日常运营并不需要代运营。”
 
“如果是做品牌策划,从品牌设计、产品、包装全方面做全案设计,即要求体系化,又要有针对性,还是会更信任更加专精的代运营公司。”
 
一位曾经是熊猫星厨的商户解释他搬走的原因是:“租金并不算低,号称的运营能力和品牌包装并没有让销量有所起色。”而搬出来独立运营之后,生意反而开始变好,他说这是“信天不如信自己。”
 
无论是只提供场地的租赁式厨房的增多,还是提供整体创业服务体系的品牌类共享厨房的崛起,可见的是,B端商户对于场地和运营服务的需求无疑是个增量市场,餐饮界的Wework模式大有可作为的空间。
 
从门槛和可选择性上,共享厨房给外卖的餐饮小商户们多了一个选择,然而后续的实际服务和效果如何才是真正测试其品质的标准。
 
共享厨房能否对外卖格局产生关键性的颠覆,还拭目以待。(作者 王玲)

编辑:义仁吉乐

 

关注“中国食品资讯”行业最专业的食品资讯公众号

TOPS
热门/ 周排行/ 月排行

意见反馈×

提交
回顶部

钱柜娱乐777官网登录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