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行业
  4. 会展
  5. 人物
  6. 生活
  7. 企业
  1. 中国食品报社主办官方网络媒体
首页> 资讯 > 新媒体 > 正文

西少爷的反思:肉夹馍网红店的“是非”创业路

2017-08-11 14:30:51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阅读: 收藏

中国食品资讯

【合伙创业等于上了同一条“贼船”,团队成员是绑在同一条绳上的蚂蚱,大家的劲儿要往一处使,每个人都要对企业、创业伙伴负责。某种意义上,合伙创业与婚姻有相似之处,从此之后,你不再是纯粹而任性的你,而是团队和家庭中的一员。】
近日,福布斯中国公布了2017年中国“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单。西少爷创始人孟兵作为中国新餐饮代表入选,一同上榜的还有ofo创始人戴威、运动员张继科、水滴互助创始人沈鹏等各界翘楚。
 
西少爷拿下了望京SOHO最特别的位置门店,潘石屹亲自为其站台;获得2016年餐饮界一笔最大的融资额,总融资金额高达1.4亿;从全球互联网公司百度、腾讯中走出来的创始团队,三年间不断创造着各种业界奇迹,但其创新模式和发展速率也让很多人提出了质疑。
 
谈及西少爷,除了逆势而为的融资节奏让市场惊叹、众多创业者艳羡外,人们印象深刻的还有曾经的团队内讧。
 
 
如今,一切尘埃落定,西少爷在市场上站稳脚跟,正阔步前行。创始人孟兵会反思当年的团队内讧,他们走过的弯路,又给创业者提供怎样的借鉴呢?
 
罅隙之源
 
移动互联时代,一念天堂,一念地狱,罅隙一旦产生就可能无法弥合。
 
因“分手”闹得沸沸扬扬且几败俱伤的,又何止西少爷一家?创业大潮有多澎湃,团队内讧事件就有多“热闹”!远的不说,拉勾网、泡面吧、理大师……创业团队分道扬镳,甚至对簿公堂的情况频频发生。
 
身处现代社会,两件需要合伙的事情最难搞定,一是寻找生活中的伴侣,二是寻找创业合伙人。
 
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是,征婚交友平台和招聘网站的火热,恰恰证明了这种人们心照不宣的窘境。现代人对于“嫁人等于二次投胎”的传统思维已经羞于启齿,却对寻找创业合伙人之难毫不掩饰,有创业者甚至大呼:比起找对象,找到合适的创业合伙人简直难100倍!
 
身为创业大潮中的一员,笔者颇为赞同孟兵那句“创业有时是非理性的”。没有几分敢拼鲁莽、没有些许不计后果,任何人都无法创业,不是市场机遇稍纵即逝,就是创意想法被忙碌的生活碾压得一无是处。但创业的“非理性”,又不能是纯粹的感性释放,而是需要在理性的指引下,最大限度地激发自己和团队的创意和潜能。
 
诚然,团队合作是否合适,只有一起经历风雨之后才能得出结论。一切结局,最后被证明的种种不合适,往往在决定合伙创业之初就有了端倪。在和孟兵的交谈中,他屡次提到创业之初,难以找到合伙人,“考虑得不是非常全面”——只考虑和罗高景、宋鑫是西安交通大学的校友,后者的工作履历也仅仅证明其是同龄中的佼佼者,在了解不够的情况下创办了西少爷。
 
把脉中国式合伙人的内伤,总能看出从和到不和的表象之下,隐藏着几个难以疏通的“郁结”。它们潜伏在创业路上,如同定时炸弹。
 
 
股权之争
 
创业维艰,孟兵经常加班至深夜。在接受艾问采访的前一天依旧如此,采访间隙以咖啡提神。在不擅情感流露的孟兵看来,宋鑫“不能对合伙人负责是当时的核心矛盾”。
 
在公司初创时期,孟兵和罗高景几乎每天熬夜通宵写代码、赶方案,宋鑫则以自己不会写代码为由,经常炒股,熬夜看小说、打游戏。罗高景称“基本上是我们俩养着他一个人”。而孟兵更是“怒其不争”:“三个人合伙创业,我们都搭上了自己的前途,每天用尽所有精力……你每天看电视、打网游,怎么能够对你的合伙人负责?”
 
合伙创业等于上了同一条“贼船”,团队成员是绑在同一条绳上的蚂蚱,大家的劲儿要往一处使,每个人都要对企业、创业伙伴负责。某种意义上,合伙创业与婚姻有相似之处,从此之后,你不再是纯粹而任性的你,而是团队和家庭中的一员。你的身体、你的时间,都不再完全属于自己。就算你在此之前再放纵不羁爱自由,也要收敛锋芒,学着并学会洗手做羹汤。你别无选择,只因你做了选择。
 
在创业的高压稀薄的氛围中,每个人都心力交瘁,一旦有人分心,或者不够竭尽所能,便可能引发其他合伙人的指责和怨恨。
 
各执一词的争论又何止西少爷一家?在另一个著名的“理大师”内讧中,联合创始人薛镝称自己为理大师付出许多,一手组建市场部,做媒体推广不遗余力,而另一端的CEO薛希鹏则称薛镝不能胜任工作,在调换岗位后亦不能完成KPI(关键绩效指标)……
 
在很多人看来,西少爷内讧源于股权之争。的确,孟兵与宋鑫之间的矛盾彻底爆发,就在于一次投资细节商讨中。
 
2014年5月,孟兵以便于公司管理决策为由,在拟好的合同中提出增加3倍投票权,让宋鑫感到权力被削减。在僵持阶段,三人认为宋鑫办事不力致公司发展缓慢,提出4倍回报的方案,以27万元加2%的股份回购宋鑫30%的股份,但此时“西少爷”估值已达4000万元,宋鑫认为其有权要得1000万元。双方纷争不下时,天使投资的注入,给宋鑫壮了胆,他选择了另起炉灶。
 
很多时候,在钱面前,人性的本质显露无遗。没有对错之分,只有真假之别。
 
但真与假,又往往因为双方各执一词,难以区分。但凡纠纷,一定会引发“罗生门”,西少爷内讧也不例外。在媒体报道上,大多是关于宋鑫对孟兵“捐款50万元跑路”的“骗子”指责,还有自己被无情地扫地出门的遭遇。
 
不可否认,在创业之初,合伙人的矛盾焦点往往围绕着股权。而股权是死的,人是活的,隐藏在股权“冰山”之下,往往又是更深层次的东西。正因为如此,内斗的主角都觉得自己很冤枉。
 
真正的事实可能是,大家真的都挺冤的。你看,我跟你谈情,你却跟我谈钱!
 
愿景没有达成共识
 
很多时候,人与人的矛盾之所以难以调和,并非源于经济纠葛,而是价值观的不同。你的点头是yes(是),我的点头是no(不),如何调和?于创业而言也是如此。对创业公司来说,任何创始人团队的搭建在选择合适的人选之初,就都需要把对价值观、认同感、参与感等的考核放在最前面。
 
创业是一群人的狂欢,为了完成同一个梦想走到一起。大家的信仰趋同,对企业的愿景一致,才能让事业走得更远。
 
对于西少爷团队内讧的原因,财经作家吴晓波直指核心:“最大的问题是大家对愿景没有达成共识,因为商业本身面对不确定性的挑战,一旦团队里的人对公司未来的愿景没有达成共识,就会产生矛盾。”
 
创业合伙人之间的矛盾肯定并非一两次事件引发的,而是大家对于创业思路和未来规划不完全一致,才为日后的冲突埋下伏笔。
 
尽管孟兵一再在采访中表示创业之初“自己是老大,却不好意思多要股份”,显得过于感性,但从日后的行事来看,孟兵和罗高景显然是将西少爷作为毕生的事业来经营的。他向笔者坦陈:“我基本上所有的时间都在工作,是一个工作狂。除了晚上睡觉,只要一睁眼肯定就是公司的事,我从来不去看电视、看小说、炒股。因为我认为把时间投入到我所做的、所选择的这件事情上回报率最高。”
 
在竞争激烈的创业时代,苦行僧似的孟兵是标准的创业者形象,除了创业没有自己的生活,这种非正常状态恰恰是中国创业者最正常的状态。对于西少爷之后要走的路,孟兵的一番话暴露了他的野心——把肉夹馍分享给世界:“西少爷的‘西’意为‘源自西安,朝向西方’,我们最初就希望做一个国际品牌。也许500年后回头看,我们就像那些走丝绸之路的人一样。分享是我们公司最重要的理念。”
 
即使在网上备受质疑和攻击,孟兵也没有太过在意。在和笔者的沟通中,他不止一次强调:“我更多追求的是自己的梦想。”
 
反观宋鑫,其志向则不一定在此。他被孟兵和罗高景当作懒惰和坐享其成的消极行为,如“看电视”“打游戏”“炒股”,对每个上班族来说,都是再普通不过的。证据之一就是,面对昔日队友的指责,宋鑫面对媒体表现出自己的受伤和无奈:“没想到会把这些小事记在心上,并耿耿于怀至此。”
 
在孟兵看来可以上升到衡量责任感的“大事”,在宋鑫眼中却是鸡毛蒜皮不值一提的“小事”,双方的标准不一致。或许,在宋鑫看来,创业就是就业的另一种状态,创业诚可贵,自己的生活也要兼顾。
 
与孟兵相比,宋鑫性格中感性的成分可能更浓一些。一边是孟兵觉得宋鑫对于公司业务发展没有带来实际帮助,另一边是宋鑫觉得自己尽了力却没有获得应有的认同,合伙人之间的矛盾在一天天的工作中不断升级。
 
随着西少爷的不断发展壮大,股权、控制权、钱,这些赤裸裸直戳人性欲望的字眼也更加摆在了当初结义创业的朋友面前。对于西少爷来说,宋鑫与孟兵终有一个人要离开。当宋鑫成为离开的那个人时,他很受伤:“我真是没想到我的创业兄弟为了利益,将我逼得那么惨。”
 
在《喜剧之王》中,周星驰饰演的尹天仇曾无奈地说:“如果你一定要说我是跑龙套的,请不要加一个‘死’字。”
 
这句话,极其适合创业企业的联合创始人角色:创始人名正言顺,就像孟兵被各路媒体宣扬成移动互联网创业代言人;其他员工没有心理压力,毕竟自己只是跑龙套的员工一枚;最敏感的角色当属联合创始人,既不是跑龙套的,也不是领衔主演!
 
联合创始人的角色为何如此敏感?没有的话,团队不完整;实力稍弱,显得很没用;要是太强,团队稳定性又深受威胁。
 
“没有一家公司没有出现合伙人问题的,除非他只有一个人。如何处理好合伙人的退出、权益的分配等,是我们必须要经历的一刻。我希望所有的创始人不要再犯我曾经犯过的错误,”当西少爷创始人孟兵对着镜头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有着一股云淡风轻的从容。
 
一切没有对错,只有是否和谐。商业本身是门艺术,果不其然。(作者 艾诚)

编辑:义仁吉乐

 

关注“中国食品资讯”行业最专业的食品资讯公众号

TOPS
热门/ 周排行/ 月排行

意见反馈×

提交
回顶部

钱柜娱乐777官网登录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